全国人大代表、通许县大岗李乡苏刘庄村“爱心诊所”所长马文芳:

  从“赤脚医生”走到人民大会堂,出席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的全国人大代表、通许县大岗李乡苏刘庄村“爱心诊所”所长马文芳始终保持着农民的朴素和纯真。在他看来,当医生,就要治病救人;当代表,就要履职尽责。这两者的共同之处就是一点都马虎不得,同时,要怀有兼济天下的梦想。“奋进新时代,我们都是追梦人。”马文芳说,“要敢于追梦,才能实现梦想。”

  1967年,马文芳成为一名乡村医生。当时,他的梦想就是为乡亲们号一辈子脉、看一辈子病,让大家都健康快乐。几十年来,他始终坚持“把病人当亲人”的行医准则,“送药到手、看服到口、不咽不走”,把自己的诊所建成了“爱心诊所”。他建立了健康服务站,免费为村里60岁以上老人体检。多年来,他为村里1000多名40岁以上中老年人建立了健康档案,还给村里的孩子建立了计划免疫档案。

  除了为父老乡亲的治病,马文芳还通过调研,尽力为农村的“沉疴”把脉,开出自己的“方子”。10多年来,马文芳每年都用三四个月调研,足迹遍布7个省、38个地级市、400多个村,走访过数千人。作为全国人大代表,马文芳提了60条相关建议。

  也是在调研中,马文芳因为一个人而打开了一扇大门,让他看到了中医传承创新的光亮,产生了新的梦想。

  这个人,就是北宋医学家王惟一,著名的“天圣铜人”创制者。早在2000多年前,《黄帝内经》就提出了“经络”概念。然而,宋代以前只有文字叙述或图形表示,且错讹较多。天圣四年(公元1026年),王惟一奉命纂集旧闻、订正谬误,考订针灸著作。他按人形绘制人体正面、侧面图,标明腧穴的精确位置,集宋代以前针灸学之大成,著《铜人腧穴针灸图经》,设计铸造针灸铜人两座。至此,诞生于开封的针灸铜人是世界医学史上的首个实物教学模型,它准确刻画出了14条经脉的定位和分布在这些经脉线年,针灸铜人作为国礼被赠送给世界卫生组织,迈出了跨出国门的一小步,也是中医药在世界范围内发挥更大作用的一大步,让国内医者无不振奋。马文芳说,以针灸铜人为载体的宋代中医针灸文化具有地域性、特色性和唯一性,是开封珍贵中医文化资源的代表。以针灸铜人和针灸文化为核心,经过创意开发,可以形成针灸治疗、保健养生、中医培训、文化传播、旅游观光等系列产业链条,为开封打造世界中医之都提供重要的文化载体和产业支撑。他发起成立了惟一堂,致力于弘扬针灸文化,并于今年年初携手河南大学策划组织了大宋王惟一文化学术研讨会。他说:“作为一名全国人大代表,作为开封的一名医生,我有责任、有义务为让全民健康托起全面小康,为传承、弘扬、创新、发展大宋王惟一文化鼓与呼。”

  马文芳说,河南大学是最早开展国际医学交流合作的学校,人才荟萃,底蕴深厚,如果能依托建设河南大学建设王惟一中医学院(针灸为主),将有助于对针灸研究项目和人才培养提供支持,大力保护推广针灸文化;有助于开展针灸文化的理论研究,做好针灸的文化传承保护,创新医术;有助于推动中医药医疗、教育科研、产业、文化“六位一体”全面发展。

  对此,马文芳建议,从国家层面对河南大学建设王惟一中医学院给予政策、资金等支持,推动多学科交叉发展,促进中医针灸现代化;推进中医药文化特别是中医针灸文化进校园,让中医针灸文化融入日常生活,走进校园、走进课堂,切实用起来、活起来;探索不同传承模式,完善中医针灸的传承机制。同时,开展“中医针灸”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内容研究,建立传承保护名录;进一步加强交流与合作,组织传统针灸研讨会,为中医针灸的传承和学术研究提供对话平台;加强针灸博物馆的建设,集中展示针灸文物、史料、古籍和传统针具制作工艺、传统技法等。此外,通过举办针灸文化节,针灸进社区、进网络等活动,多渠道加强中医药宣传,提高公众对针灸文化的认知度和认可度。

  “针灸凝聚着中华民族强大的生命力与创造力,既是中华民族智慧的结晶,也是全人类的瑰宝。”马文芳说,他将致力于让古老的针灸焕发新的生机与活力,在追梦路上奋然前行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jansigns.com/tongxuxian/41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