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骨柔情守正义 利剑仁心铸法魂

  “他待人和善、笑容可掬、亲切又不失威严,关键是执行有力!”说起来这位梁庭长,当事人都毫不吝啬的竖起了大拇指。

  自2000年起,梁成勋从民事审判庭走进行政审判庭,到如今扎根于河南省开封市龙亭区人民法院执行一庭,已投身于法院工作十八年之久。自担任执行一庭庭长以来,梁成勋用他厚重的肩膀,扛起了执行一庭执行工作的大旗。

  “感谢梁庭长!为了这20万,我夜夜失眠,长了不知多少白发和皱纹,到底让你帮我追了回来!”这天,老张眼含热泪,将一面 “人民公仆,无私奉献”的锦旗送到了梁成勋手里,两个人紧紧握住的手,久久不舍得松开。

  这是老张申请执行阎某偿还债务一案。为了追讨四年前借给好友阎某的20万元,老张已经精疲力竭,直到拿到了胜诉判决书,他才算看到了一点希望。让他没想到的是,面对生效判决,阎某将“无赖精神”发挥到极致,仍然拒不还款。就是这时,梁成勋踏上了帮老张追讨债务的路。

  为了追回这笔欠款,梁成勋不知往阎某家中跑了多少趟,更数不清打了多少通电话,阎某却始终以生活困难为由拒绝还款。想到阎某曾以其名下房产为该借款设立抵押,梁成勋决定对阎某的房产进行拍卖。

  一听说要拍卖房产,阎某的女儿坐不住了,先后两次提起执行异议之诉,意图阻碍执行。执行一再受阻,进程缓慢,梁成勋心里万分焦急。执行异议之诉均被两级法院驳回后,梁成勋当即决定开始该房产的拍卖程序。

  意料之中,房产被拍卖后,阎某拒绝腾房。执行经验丰富的梁成勋迅速通知公证人员和开锁公司工作人员,打开门锁强制腾房。最终,欠了四年的20万元被梁成勋亲手交到老张手里,提起这一幕,老张至今都激动不已。

  在执行工作中,梁成勋这个铁骨铮铮的汉子,也受过不少委屈,除了要面对部分被执行人的抗拒执行,有时也会遇上申请执行人的误解。今年五月份时,因租户不按照生效判决支付租金,七十多岁的袁大爷来到开封市龙亭区人民法院,申请强制执行9000元租金和迟延履行金。考虑到袁大爷行动不便,梁成勋多次主动上门找到袁大爷了解情况,并及时将租金从被执行人处要回。

  在将9000元租金送交给袁大爷时,梁成勋询问袁大爷迟延履行金的材料是否准备完毕,袁大爷却突然大怒,说道:“你们法院作出了判决,就应当由法院计算迟延履行金,我不会算,也坚决不算。工作都让我做了,那要你们干什么吃的!你们到底懂不懂法律?”

  看到袁大爷情绪愈发激动,梁成勋等到他情绪平稳,才耐心解释道:“您别着急,我帮您看了,您这个案件迟延履行的时间共计41天,按照本金的日万分之一点七五计算就能得出迟延履行金的数额了。”

  最终,梁成勋将迟延履行金也如数送至袁大爷手中。离开袁大爷家后,梁成勋才发现兜里有张纸条,打开一看,袁大爷歪歪扭扭的字映入眼中“小梁,这段时间你为了我的案子尽心尽力,我心里都明白,前几天我对你发火了,你也没和我计较,是我不对,我给你道歉”。看到这里,四十多岁的梁成勋虽然被称作“小梁”,但他的脸上又笑出了一朵花,心里那棵名为“执行”的根也扎得更深了。

  七月中旬,正赶上开封骄阳似火的那几天,老李从梁成勋手中接过被汗水浸湿的8000元补偿款,终于开怀大笑。与老李一同收到补偿款的,还有龙亭区北郊乡某社区其他七户村民。看到眼前这八名村民带着笑意确认补偿款数额时,梁成勋也如释重负的笑了起来,这一笑,额头上的汗水就顺着皱纹流了下来。

  原来,因村委会侵害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,法院判决村委会按照每人22000元和5000元的不等标准向李某等八人支付独生子女享有的耕地补偿款。八名村民拿到胜诉判决后,左等右等也没等来村委会送来补偿款,无奈一行人只得来到法院申请强制执行。

  见到梁成勋第一面,老李就偷偷的问:“这能强制执行吗?对方可是村委会啊!”梁成勋拍了拍老李的肩膀,告诉他:“放心吧,过几天我就会把这个补偿款如数交到你手里!”听到这话,老李可算松了一口气,但他还是疑惑地打量了梁成勋一眼,心想“真能把钱要得回来?”

  在执行过程中,居委会负责人果然相当不配合,并丝毫没有按照生效判决给付村民补偿款的意思。想到老李等八名村民正翘首以盼,梁成勋当即对该村委会进行财产查询,在发现村委会银行账户有20余万元存款时,果断通知银行进行扣划。

  当天,老李等八名村民顺利领到补偿款。临走时,老李问道:“人家都说官官相护,你这个法官怎么没有偏向我们的‘村官’,反倒是替我们这些穷苦百姓说话?”梁成勋突然严肃道:“法律面前没有特权,你们是,我们更应为你们撑腰”。

  近几年来,随着互联网时代到来,司法拍卖悄然走进大众的视野,在众多拍卖品中,房产是当下互联网拍卖的主要竞品。然而,房屋未腾空等附着于拍卖房上的潜在风险让很多人望而却步。今年五月,梁成勋与司法拍卖买受人小孙之间发生了一段让人印象深刻的故事。

  在一起民间借贷纠纷中,被执行人的房产被法院依法拍卖,小孙以60万的最高价竞得。在腾房公告限定的自动履行腾房期间内,小孙受到了另一竞买人王某的威胁,王某声称“没有‘关系’,永远也拿不到法院的拍卖房”并表示将向梁成勋施压,让该房无法顺利腾空、过户。

  “梁庭长廉洁奉公,为帮助我办理过户手续尽心尽力,做了很多工作,始终捍卫法律尊严,维护司法公正。请法院领导及时采取措施,为这位真正为人民着想的执行法官撑腰!”接到威胁电话的第二天,小孙写下了这封信。

  得知此事,梁成勋没有多作解释,而是多次与被执行人进行沟通协调,敦促其尽快腾空房屋。在限定的自动履行腾房期限届满后,梁成勋见被执行人仍无腾房的动静,立即着手制定强制腾房执行预案。几日后,开封市龙亭区人民法院执行干警严格按照执行预案,将涉案房屋强制腾空。随后,法院作出执行裁定书,并向开封市不动产登记中心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。梁成勋告知小孙,持裁定书到开封市不动产登记中心即可办理过户登记手续。

  “我就知道,梁庭长不会让我失望的!”首次接触司法拍卖的小孙顺利办理了不动产登记手续,提起梁庭长,他仍然赞不绝口。

  无论何时何地,梁成勋总是步履匆匆,手机电话响个不停。“当事人费时费力、历经万难终于打赢了官司,眼见着欠款、工资就拿到手了,万万不能在执行这个阶段掉了链子。对于‘老赖’,我们该强硬时绝不手软。对申请执行人,我们更能体会到他的不易,受再多委屈,保护他的胜诉利益也是我们职责所在!”几句话还没说完,梁成勋的手机又“叮铃铃”地响了起来,“是当事人打来的。”说罢,他连忙接起了电话,一只手又翻开了厚厚的卷宗,只留下一个背影。 (通讯员 张莹莹)

  新闻热线:法务部邮箱: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节目覆盖情况反映热线:

  自2000年起,梁成勋从民事审判庭走进行政审判庭,到如今扎根于河南省开封市龙亭区人民法院执行一庭,已投身于法院工作十八年之久。自担任执行一庭庭长以来,梁成勋用他厚重的肩膀,扛起了执行一庭执行工作的大旗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jansigns.com/longtingqu/541.html